•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d id="oimma"></td></table>
  • <li id="oimma"></li>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able>
    <table id="oimma"></table><td id="oimma"><sup id="oimma"></sup></td>
  • 姓:  名:
    當前位置: 首頁 > 姓氏名人 > 詩人 > 武平一
    武平一

    武平一(詩人)

    武平一是武則天族孫,潁川郡王載德子。景龍二年,兼修文館直學士,遷考功員外郎。雖預宴游,嘗因詩規戒。明皇初,貶蘇州參軍。徙金壇令。既謫,名亦不衰。開元末卒。詩一卷。武平一的父親是為潁川郡王,按唐例,他可以門蔭入仕。武平一隱居嵩山,似受這位堂叔武攸緒的影響。查有關佛家典籍,也多記其入仕后禮佛,并無有關修習“浮圖法”的事跡。

    個人資料

    • 中文名武平一
    • 出生地并州文水(今屬山西)
    • 字 號名甄,以字行
    • 出 生官宦之家,潁川郡王武載德之子

    武平一相關資訊

    武平一詳細介紹

      武平一簡介

      武平一,名甄,以字行,武則天族孫,潁川郡王載德子。博學,通《春秋》。后在時,畏禍不與事,隱嵩山,修浮屠法,屢詔不應。中宗復位,平一居母喪,迫召為起居舍人,乞終制,不許。景龍二年,兼修文館直學士,遷考功員外郎。雖預宴游,嘗因詩規戒。明皇初,貶蘇州參軍。徙金壇令。既謫,名亦不衰。開元末卒。詩一卷。

      武平一生年

      武平一生年不見史傳?!缎绿茣?middot;列傳第四十四》載:“武后時,畏禍不敢與事,隱嵩山修浮圖法,屢詔不應。”此應為記錄其早期生活的唯一見著,其生年如何尚不可考。武平一的父親是為潁川郡王,按唐例,他可以門蔭入仕。雖說唐代“門蔭多為少年郎”,一般十三、四歲即可入仕,但武平一既然“畏禍不敢與事,隱嵩山修浮圖法,屢詔不應”,也絕不是一個少年能夠做到的,故此時的武平一應當已經成年。

      據武平一《景龍文館記》載:中宗李顯為立春日召近臣學士宴,武平一因應制詩寫得好,中宗手批云:“平一年雖最少,文甚警新……今更賜花一枝,以彰其美。”是時,所賜學士花,并令插在頭上,后所賜者,平一左右交插,因舞蹈拜謝。時崔日用乘酣飲,欲奪平一所賜花,上于簾下見之,謂平一曰:日用何為奪卿花?平一跪奏曰:讀書萬卷,從日用滿口虛張,賜花一枝,學平一終身不獲。上及侍臣大笑,更賜酒一杯,時人嘆美。由此,武平一應是當時參與“應制”的近臣學士中最年輕的一個。

      另據《全唐詩》等史料,時以《奉和立春內出彩花樹應制》為題參與“應制”宴飲的官員學士,有上官婉兒、李嶠、宋之問、劉憲、趙彥昭、沈佺期、崔湜、蘇颋、崔日用等諸人。其中現在可考知崔日用生于咸亨四年即公元673年。

      綜上,《景龍文館記》說武平一是參與中宗春日宴飲中最小的,他當是咸亨四年(673)之后出生。唐中宗特別強調了武平一“年最少”事,故他與崔日用相差似在四、五歲之間,其生年當在唐高宗儀鳳三年(678)左右。另據《通鑒》,武則天于神龍元年(705年)正月改元,二月還政中宗,十一月“崩于上陽宮”。“屢詔不應”說當發生在神龍元年(705年)之前或還要更早一些。且“屢詔不應”是說曾多次下詔,不應發生在同一年中;“隱嵩山修浮圖法”也不可能是一年半載的事,至少在兩、三年間。若按武則天最后下詔在長安四年(704)、武平一其時在二十四、五歲之間的話,由長安四年(704)前推25年,其生年應在風儀四年(679),與前考也基本吻合。據此,武平一生年約在唐高宗儀鳳三年(678)左右。

      武平一隱居

      關于武平一“隱嵩山修浮圖法”事,史書僅有斷文殘句。至于何時隱居嵩山,不見史傳?!锻ㄨb·卷第二百五》載:天冊萬歲元年臘月,“右千牛衛將軍安平王武攸緒,少有志行,恬澹寡欲,扈從封中岳還,即求棄官,隱于嵩山之陽。太后疑其詐,許之,以觀其所為。攸緒遂優游巖壑,冬居茅椒,夏居石室,一如山林之士。太后所賜及王公所遺野服器玩,攸緒一皆置之不用,塵埃凝積。買田使奴耕種,與民無異。

      武平一隱居嵩山,似受這位堂叔武攸緒的影響。查有關佛家典籍,也多記其入仕后禮佛,并無有關修習“浮圖法”的事跡?!缎绿茣?middot;武平一傳》與《全唐詩話·卷一》又都記載了武平一與崔日用論《春秋》事跡初,崔日用自言明《左氏春秋》諸侯官族。它日,學士大集,日用折平一曰:“君文章固耐久,若言經,則敗績矣。”時崔湜、張說素知平一該習,勸令酬詰,平一乃請所疑。日用曰:“魯三桓,鄭七穆,奈何?”答曰:“慶父、叔牙、季友,桓三子也。孟孫至彘凡九世,叔孫舒、季孫肥凡八世。鄭穆公十一子,子然及二子子孔三族亡,子羽不為卿,故稱七穆,子罕、子駟、子良、子國、子游、子印、子豐也。”一坐驚服。平一問日用曰:“公言齊桓公、楚莊王時,諸侯屬齊若楚凡幾?平公、靈王時,諸侯屬晉、楚凡幾?晉六卿,齊、楚執政幾何人?”日用謝曰:“吾不知,君能知乎?”平一條舉始末,無留語。日用曰:“吾請北面。”闔坐大笑。 

      由此判斷,武平一對《春秋》的熟知,須經長期研讀才會如此造詣,絕非一朝一夕就能辦到。故,他在少年時代直至隱居嵩山期間,更多修習的應是《春秋》。至于修習“浮圖法”事,似是“屢詔不應”的托詞或與修習《春秋》兼而為之。

    美女黄禁止18以下看免费无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d id="oimma"></td></table>
  • <li id="oimma"></li>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able>
    <table id="oimma"></table><td id="oimma"><sup id="oimma"></su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