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d id="oimma"></td></table>
  • <li id="oimma"></li>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able>
    <table id="oimma"></table><td id="oimma"><sup id="oimma"></sup></td>
  • 姓:  名:
    當前位置: 首頁 > 姓氏名人 > 畫家 > 郭新偉
    郭新偉

    郭新偉(著名畫家)

    郭新偉,男,字思來,出生于1971年,著名畫家、藝術家,河南洛陽人。 畢業于河南大學。工花鳥,偶寫山水,尤精于細筆花卉,清正文雅,善文能篆。齋號歸一齋、三香書屋?,F為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洛陽文人畫研究院常務副院長。2003年12月國畫作品《洛陽春色圖》在河南省第八屆美術新人新作展覽中獲優秀獎。2007年4月國畫作品《國色天香圖》被洛陽市人民政府收藏。

    個人資料

    • 中文名郭新偉
    • 國 籍中國
    • 性 別
    • 出生地河南洛陽
    • 出生日期1971年
    • 職 業畫家

    郭新偉相關資訊

    郭新偉詳細介紹

      郭新偉的個人簡介

      郭新偉,譜名友舸,字思來,洛陽人。1971年出生于河南洛陽。 畢業于河南大學。賢良謙恭,仁厚篤誠。工花鳥,偶寫山水,尤精于細筆花卉,清正文雅,善文能篆。樂茗,好友。齋號歸一齋、三香書屋?,F為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洛陽文人畫研究院常務副院長。1996至1998年在西安美院進修中國畫專業。2001年結業于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學專業研究生課程班。2002年結業于中國藝術研究院首屆中國畫高級研修班。2006年結業于中國藝術研究院陳綬祥藝術教育工作室中國畫創作高級研修班。1996年8月國畫作品《花王》在河南省首屆美術新人新作展覽中獲優秀獎。2002年5月參加了在濟南舉辦的“中國藝術研究院2002年中國畫學術邀請展”。

      出版有《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畫高研班作品集》、《洛陽市首屆優秀青年畫家提名展作品集》等合集,以及個人專集《學步集·新偉畫冊》、《夜雨潤花》、《花落花開》、《余韻留香》、《小大由之》、《跬步集·清風明月》,作品曾入編《美術觀察》、《當代文人畫》、《宜興陶與文人畫》等雜志。

      郭新偉的藝術特點

      夫畫,形色也。形色者,筆墨也。筆墨者,非筆非墨,乃畫人之運筆用墨,造形布色于紙上呈象也。象生于心,人心不同,象也不一,故而畫有萬象千形之變化。

      就國畫之本體而言,無非是點畫及點畫之間的相互關系而已。然而要讓其為我所用變化出新,必要平時練得爛熟于胸,并輔之以文養、學養、修養,作畫時自然流露于毫端,方能出得精妙之作。若待展紙時仍斤斤于點畫結構,雖有一二好作品,亦流于匠矣。

      “逸筆草草,不求形似。”系云林自謙之語,然后人對此多有曲解。愚以為,此“草草”乃放筆輕松寫出之意,非為潦草之態;此“形”乃物形,非畫之形,意在不可謹毛而失貌也。此境之及,乃丹青高手對畫法熟極,而又觸景生情,感悟于胸,情思涌動,逸氣由心而生,貫于臂,操于手,達于毫端,遂一揮而就,心相躍然紙上,畫面情趣盎然,生機勃勃,胸懷自現,雖時有不盡物形之處,然真得其生意也。如此之境界,必要心端態正,不可棄“認真”二字于不顧,失此則潦草行事,遂不復為畫矣。習畫者當慎之,不可為“草草”所誤。 (洛陽·瀟灑^_^依舊·丁一整理)

      為藝之道,參差高下,唯以境界格調為繩墨。凡歷代之書畫、詩詞、歌賦等,大凡境界高者格調亦高,格調低者境界亦低,未嘗聞境界低而格調高者,亦未聞格調低而境界高者。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亦有語:“詞以境界為最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推而廣之,眾藝皆然,不獨詞也。想來境界格調本一家,于藝一道原不可分也。 ------- 郭新偉·畫余微言

      一日,與大隱師閑話花草養植,師憶其兒時因植鳳仙而遭長輩呵斥,曰其格低。予初不明其因,后于《閑情偶寄》中見笠翁有評鳳仙之語,“鳳仙極賤之花,止宜點綴籬落。”并釋其賤俗之因,始方豁然。似此類賤俗之物,大約是不堪入畫的,因歷來甚少見人寫之,然此物真不可寫焉?非也。予曾見南田先生所畫鳳仙,極其雅致,并無半點賤俗之氣;而白石老人之作,則盡顯質樸之態,去賤俗亦遠?;蛉粼僬撃档?,世稱花王,寫此花當盡顯其王者之風采、典雅之姿態、富貴之氣度,然縱觀歷代之畫作,亦有惡俗之筆墨,能與世論相稱者寥寥。由是思之,畫之雅俗與物之貴賤并無必然之關系,俱憑畫人心手所操耳。

      先哲曰:“治大國若烹小鮮。”為畫亦如廚事。烹調要講究選料,熟知煎炒烹炸蒸煮熘燒等諸法,把握火候調和五味等等;繪畫亦要選用精良之工具材料,掌握描畫涂繪皴擦點染等法式,擇而運用于畫幅之中。菜肴之成,廚師必要先知其味,并擇適宜之法烹制,食者品而后知其味;畫幅之就,畫家必先有其意,觀者品而后能會其意,是為知音,此又難于庖廚也。

      書法對中國繪畫之發展影響深遠。當書法在完善了自身法度——四體皆備、筆法俱全,并形成了特有的發展規律后,再次與繪畫結合之時,個人畫藝之高低亦完全為其書藝所左右,當然,并非所有好書家俱能成為好畫家,但是一個好畫家卻必須有一手好書法。有評家說“音樂乃舞蹈之靈魂”,愚以為“書法乃中國畫之靈魂”,無音樂之舞蹈雜亂無章,而無書法之國畫格低趣俗。音樂在舞蹈中之表現不是舞蹈中有無聲音,而是舞蹈之節奏與韻律;書法在國畫中之表現不是畫面上有無題款,而是畫中反映畫家個性之筆法。

      郭新偉的主要作品

      郭新偉是一位謙謙君子,學養高,文筆也好,為畫派里的老師與同學整理文字的任務就落在他的身上。然而,朋友們聚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文靜地站在大家后面,微笑著聽別人高談闊論。

      郭新偉的畫中,就有一種靜怡之氣。在大家都在爭先恐后地張揚個性,創造風格,而畫風日趨臟、亂、差、怪、異、丑的所謂的“先鋒”時代,郭新偉的“文”“靜”甚為難得。

      古人論畫,以逸品為上。倪云林嘗言:“作畫不過寫胸中逸氣耳。”然而,倪高士此語,多被人所誤解。惲南田嘆息:“此語最微,然可與知者道也。”“寫意畫”,“最能誤人”。惲南田說:“高逸一種,蓋欲脫盡縱橫習氣,澹然天真,所謂無意為文乃佳。”寫逸氣,不是任人隨意揮灑,而恰恰是要脫盡縱橫習氣,而“筆意靜凈”。黃庭堅說:“蓋世聰明,驚彩絕艷。離卻‘靜凈’二語,便墮入短長縱橫習氣。”原來,墮入短長縱橫習氣,是因為人太聰明的緣故。太聰明了,就坐不住板凳了。心浮氣粗,哪來的“筆意靜凈”?逸氣基于精工,精工不妨逸氣。郭新偉的花卉,精工之中,而別有逸宕之氣。我愛其蓮花,以秀潤之筆畫荷葉,以溫艷之色點花苞,而其莖矯拔挺立,惲南田云:“惟能挺立而綽約妖冶以為容,斯可況美人之貞而極麗者。”

      我亦愛其果蔬、稼禾、蟲草的小品冊頁,天然情趣,觀之使人不覺回到田間地頭、小河山坡,回到割草盜瓜、摸魚逐雀的童年時光。

      一位朋友說:“洛陽畫家,以不畫牡丹者為貴。”此乃落魄畫家的門外漢語。

      畫品的高低,豈可以畫什么來衡量?不少畫家愛以畫高士述懷。清者自清,高者自高。畫家心靈境界不高,高士翻成俗士。文殊菩薩拈一支草說:“此藥能殺人,亦能活人。”洛陽畫家,與牡丹沒有關系,只與畫家有關系。惲南田說:“今人用心在有筆墨處,古人用心在無筆墨處,倘能于筆墨不到處觀古人用心,庶幾擬議神明,進乎技矣。”可惜得很,畫家臨習古人,往往是在筆墨到處作文章,而看不到筆墨不到處。

      “文人畫”者,抒文人之情懷也。文人之情懷,莊子所云“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者也。絕俗故遠,天游故靜。惲南田言作畫:“筆筆有天際真人想,一絲塵垢便無下筆處。”真正擁有中國文人心靈的畫家,能有幾人?

      一位老先生向我索一張“洛陽牡丹”,要題上“唯有牡丹真國色”之句,掛在客廳。我把任務交給了新偉。老先生拿到畫后,反復觀看,然后說:“這是書房里的牡丹,不是客廳里的牡丹。”沒想到,這位一輩子混在官場的老先生,竟也是郭新偉的知音。

    美女黄禁止18以下看免费无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d id="oimma"></td></table>
  • <li id="oimma"></li>
  • <table id="oimma"><li id="oimma"></li></table>
  • <table id="oimma"></table>
    <table id="oimma"></table><td id="oimma"><sup id="oimma"></sup></td>